Wednesday, September 23, 2009

选股方式 (旧贴: 17-10-2006)

http://cforum2.cari.com.my/viewthread.php?tid=644656&highlight=%2Bos

说来幸运,我在2003年中在朋友的介绍下才知道佳礼论坛网站,有幸拜读了 klse.8k 的投资文章,加上其它网友们分享的经验和功课,为我的投资理念和策略打下正确的根基。少走很多冤枉路。

综合了各高手前辈的理论再加上自己的实战经验,我的选股方式会较属于‘科学数据派’,大略如下:
1. ROE > 15%
2. EPSG > 30% 越高越好。 (EPSG = Earning Per Share Growth)
3. PE 越低越好。
4. D/E

重要的 ROE>15%
高 ROE 代表高赚钱能力。Warren Buffet 选股首重 ROE>15%。这也造成各基金经理选股也首重 ROE>15%。
而我们买入 ROE 有机会达到 >15% 的股也意味着基金接下来会来‘帮’我们推高股价。
我并不刻意追求 ROE 要至少 3 年或 5 年 > 15%,通常一只股超过两或三年 ROE>15%,都不再享有‘落寞’的 PE。(落寞的 PE,是指 PE <= 6) 通常,一个公司如果业务盈利成长,并取得或有机会首次达到 ROE>15% 时,这个时侯通常是很好的买入时机,也就是所谓的蓄势待发。
(条件是接下来的几年里,必须不断突破业绩盈利高峰,稳健或高速成长。如果这个现象维持五年以上,便是所谓的千里马)
2003 年买入的 topglov 和 TSH, 2005 年买入的 Mah Sing,其中 TSH 和 MahSing 在买入的那个时候还未取得 ROE>15%。而 Topglov 则是唯一一个成为连续十年成长高达 40% 千里马。
TSH 则不敌棕油周期的走势,其 EPS 在 Ekowood 上市时达到高峰,之后便一路下跌了。
Mah Sing 则取得五年的不错 EPSG, 不过要取得 Topglov 的地位,则需努力奋斗保持 EPSG 多五年。

EPSG: 开翻的硬道理
从这里,我的经验中,排除了被炒作的因素,一个股价的中长期走势,和她的 EPSG 的走向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。
所以,我分析股项的时候,其未来 EPSG 的走势,已成为我高度关注的数据。
也可以说,当我觉得这个股今年以及明年的 EPS 有很大的机会成长或走高,我会考虑买进。
当我觉得她的 EPS 已经来到高峰,无法再突破时,我会考虑卖出。
如果她公布的 EPS 和我预测的差很远或大幅下跌,我想会即刻卖出全部或部分止损。
相信有驾奴过千里马或有以基本面分析开过番的老虎及朋友们,都不会否认 EPSG 的重要性。
加上大牛(PE>30 的那种牛)在我心中已‘成为神话’,投资要开翻唯有依靠 EPSG (或股息)开翻了。


所以,有潜能取得强劲 EPSG 的股项,才会提起我的兴趣,进一步去探讨她的未来 ROE, PE, D/E 等。当你发现我对 EPSG 的重视后,就不难发现我选的股都有良好的 EPSG 历史纪录:

Mahsing EPSG
2006 = >30% (我的预测)
2005 = 80.37%
2004 = 70.51%
2003 = 177.05%

LKT EPSG
2006 = >50% (我的预测)
2005 = 192.37%2004 = 转亏为盈

BONIA EPSG
2006 = >25% (我的预测)
2005 = 67.50%
2004 = 9.58%
2003 = 196.05%

EPSG 的改变,将影响什么呢?
强劲的 EPSG,将会使 ROE 强劲提升,使 PE 猛烈下挫,使负债 (D/E) 大幅度下降,使现金流获得改善:
我们可以看看他们之间的 formulae:
ROE = EPS/NTA ; PE = Price/EPS
从这里,就可以发现 EPS 在基本法分析中的重要位置。
必须强调的是,EPS 里面的 Earning,必须是主要业务的盈利,而非卖地,卖厂,或卖股的盈利。因为这种盈利是一次性的,无法持久。

接下来,讲讲 D/E:
Mahsing 的 D/E ratio 也因为其盈利改善,从 0.91 下跌至 0.5x,Bonia 的 D/E 也有望从 1.x 下跌到 0.6x。
LKT 的负债则非常健康,接近 0.1x 而已,连 expansion 都不须借钱。
D/E 的改善是一个附加的有利指标。原因是基金投资机构都不喜欢高负债,高 D/E 的公司。
这也是为什么 Megan, YeChiu,Tawin,Bonia 等一直在低 PE 的价位徘徊。
最明显的例子非 Megan 莫属,其超高的 D/E 已经反映在其超低的 PE 上。

凭单和风险:
如果一个股项拥有上面我所提到的种种利好指标,又有一个到价凭单,那么,这堪称是一个相当难的投机机会。例如在 TSH-WA 和 Mahsing-WA 可以开上好几番。要在中短期一两年内得到如此高回筹,往往只有凭单做得到。

不过,高回筹的背后也意味着高风险,我也曾在以基本法分析下买入的 WCT-WA 亏近半翻和纯粹投机买入的 Kenmark-wa 全军覆没。所以一旦 Bonia 来季出现无法预知或 out of expectation 的严重盈利下挫或亏损,我就必须忍痛断臂。在此我也不鼓励大家投机,只是不幸的我已经染上投机凭单的习惯了...(回 cct65:Bonia-wa 截至日起是 2008年5月15日)

x x x

我不刻意追求‘垄断’市场的公司。反之大马很多垄断公司都基于大马特殊的政治因素,例如国能,国油,大道等。我反而会偏向不受市场重视的二线公司,因为他们往往有潜能取得突飞猛进,甚至超越现有的一线大公司。(Mah Sing, Digi, Ytl Cement 都是很好的例子)我也没有达到预见五年过后的盈利的能力,通常我只预测即将结束的财政年和下一年或下两年的财政年。

1 comment: